墮落的開始
灣家妹子,繁體文章請見諒
歡迎交流//

ゆき夕月

© ゆき夕月 | Powered by LOFTER

因與聿.兄弟‧愛.因聿

CP:因聿

走向:少荻聿為虞因腦殘粉迷哥無誤

 

正文開始

 ================================


柔和的鐘聲響起,在潔白的教堂當中,親友們欣喜的祝賀聲四起,你淺褐色的鬈髮稱著全白的西裝,接過剛拿著捧花的手,兩人緩緩地走向牧師面前。

 

誓言的話語、交換的信物,頭紗下的黑色直髮透出幸福的微笑。你掀起了頭紗,面對的是我所不認識的臉。

 

為什麼拿著捧花,站在你旁邊不是我?

 

 

「?」

 

我又再度從夢中驚醒。

來到這個家已經有五年了。

當初因為發生在我身上的慘案,輾轉來到了這個家,被佟和夏給收養,和阿因成了沒血緣關係的兄弟。

 

虞因是一個很衰的人,常常被靈異世界的居民纏身不說,都不知道被綁架過幾十次了,是一個跟平靜二字無關的人。

但是儘管如此,他仍然微笑度日,微笑面對一切的困難,而且也都能迎刃而解。

也許是這樣的性格,才吸引了許多人的欽慕,追求者不分男女的日益增多,害得我要一一擊退那些蒼蠅。


對,我不否認。

 

抹了抹臉,緩緩的從床上爬起,抓起一旁的鬧鐘看了看,恩,五點。

今天並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為了這種夢早起真是煩躁。

慢慢梳洗完之後,下樓後發現家裡大家長之一早就已經在準備早點了,而我下樓的聲音也引起了他的注意。

 

「哎呀!小聿你起的這麼早啊?等等喔,早餐等等就好了,幫我排個餐具吧。」

 

我向佟點點頭表示知道,就快步走向廚房幫忙。

「夏呢?」

「他啊?夏他剛剛才跟我一起回來的,等等吃完後他才要回去睡。我是因為剛剛在局裡睡過一下了,加上等等有會要開要出門。要順便嗎?」

「我自己可以。」

 

我搖頭表示我可以自己騎車。就算過了這麼多年,我還是不太愛開口,多虧他的努力不懈,我才稍微會回話一兩句。

唉,我還真是因為他改變了很多啊。

 

「呦!小聿,那麼早起是怎麼啦?我記得你今天早上沒課啊?」

我的背被重重的拍了一下。啊啊,事主出現了。我早起還不是因為你害的!

 

我無言地看向他。當初原本差了快一個頭的身高,已經縮減成幾釐米的差距,阿因也早已經出社會做了老師,成了朝九晚五的公務員。

 

出了社會之後,他也從愛玩的大學生蛻變成了沉穩的男人,多了不少成熟的韻味,而且恰好因為是設計學系的出身,穿衣打扮就硬生生比同齡人多了些美學和性感,一整個就很帥啊!咳咳。

阿因他恰巧被剛剛過來的夏看見整個行兇過程,所以被跩了過去修理整頓了一番。

 

回來之後剛好可以開飯,而兩位家長快速吃完後,一個上樓一個出門的快閃離開了,真是忙得令人擔心身體狀況啊!

 

 

不一會兒,就只剩我們兩個面面相覷的吃飯了。

說真的,他什麼都好,就一個缺點。

他一整個坐立不安的樣子,我就看你甚麼時候要把事情說出來?

 

「小聿啊……」

「?」

「那個啊……」

「有話快說。」

 

阿因用一副要捨身赴義的表情,深深吸了口氣說:

「怎麼辦啦?我又被人告白了啦!」

 

沒錯,就是這個。

 

就是因為他這個溫和的個性,導致他一天到晚毫不缺乏追求者,也一天到晚被人告白,但他又非常不善於拒絕,所以常常優柔寡斷的解決不了,最後只好來求助於我。

 

「男的女的?」

「喔喔!是女的,是我新進的後輩,叫曉雨。是前三天的事……」

 誰理你那女的叫什麼鬼名字?我在心中罵道,邊聽著他不著邊際的廢言廢語,邊想著要如何擊退那女人。

 

「……所以啊,我要怎麼拒絕她才不會太傷她的心啊?」

「有兩種。一是直接拒絕,二是騙她妳有伴了。」

這時,他原本苦瓜般的臉,聽了這話瞬間轉為笑臉,只有這時我才會覺得他的笑臉搞不好是他這個人最不單純的地方。

 

「我會找你當然是想用第二方案啊,就跟之前一樣啊,要不然我就去找李臨玥那傢伙。」

 

每次都這樣。

 

自從有一次因為學校校慶,我扮女裝被阿因看到之後,幾乎每次遇到這種事情,他都是找我用這種方式來拒絕告白,有時男裝有時女裝,則看對象來決定。

 

「拜託啦!我是你哥耶!幫幫我啦!」

 兄弟嗎?你可曾知道我要的從來不只是兄弟啊,阿因。

「好,兩週甜點。那扮男扮女?」

「好吧,成交!那就……」

 

 

十二月的台中已經是很冷的天氣了,我該慶幸那個笨蛋阿因在丟給我三分短褲的同時,有記得加丟一條厚褲襪給我嗎?

我真是對於穿女裝這麼熟練感到淡淡的悲哀啊!寒風微微吹過我的假長髮,我邊走邊收緊身上的厚大衣。

 

今天是阿因他們的員工聚會,然後我們的計畫是我出席聚會以示阿因已經有女友了,做為警示用來退散追求者這樣。

 

其實說實話,我還蠻享受這個過程的。讓我有種可以正大光明的面對我的感情的感覺,雖然是假的。

 

「…啊!小聿!這裡這裡!」

阿因他毫無形象的在座位上大聲地吆喝著,可以發現周遭的同事們似乎很訝異地看向他,之後又看像我的方向。

 

很好,已經有幾個女性開始轉開視線了,那麼,目標是誰呢?

 

「對不起,我遲到了。」

途中,也開始有些男性面露出不甘的表情,意外的多啊你的追求者,阿因。

待我坐定之後,面對著的是一名笑盈盈的女性,落落大方、溫潤賢淑的樣子,絲毫不被我的外表和阿因的表現給震撼。

 

難不成?

 

「小聿,這就是我跟你提過的後輩,于曉雨。曉雨,這是我的女友,方聿。」

「你好。」

「你好啊,小聿小姐。我受到了虞大哥很多的照顧。」

看來是個很棘手的傢伙啊。我輕輕握著對方的手想著。

 

 

一頓飯下來,雖然夾菜啦、撥頭髮啦、四目相對之類的通通都做過了,但是那個于曉雨絲毫不為所動,仍然在我的面前夾菜給阿因,一樣對著阿因有說有笑的,完全無視於我的存在。這女人未免也太頑強!

 

「不好意思,我稍微離席一下。」

 很好,終於在飯局快結束的時候,機會來了。我要讓你瞧瞧我的厲害!

 

跟著她來到了化妝間,一推門,她像是有些驚嚇地看著我,我下定決心說道:

 

「不好意思,曉雨小姐,阿因他跟我說過你有向他告白,所以跟你說實話我是來宣示主權的,阿因是我的,請你死心吧!」

「小聿小姐,你喜歡虞大哥嗎?」

「當然喜歡,要不然我就不會為了他向你宣示了。」

「可是,憑什麼我就要讓你呢?我也很喜歡他啊!」

 

這女人!看了看四周沒看見其他人,我深深吸了口氣,說:

「我願意為了他下廚做飯,我願意為了他扮成女人,我願意為了他兩肋插刀,我願意為了他擋刀擋彈。你能為他做嗎?」

 

她驚訝地看著被我拿下的假髮。然後我們四目相對了良久。

 

噗哧!

 

「哈哈哈!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什麼?你在笑什麼?」

「蚌殼弟弟啊,你真的認不出我來嗎?我的化妝技術可真是神乎其技啊!」

 

這個綽號?我一整個傻住了,難不成?

「難不成你是臨玥姐?」

 

李臨玥恢復本色開懷地大笑,哪裡還有剛剛文靜女子的神色。她擦了下笑出淚的眼角向愣住的我說道:

「先說好這一切都是你阿因大哥哥的陰謀喔!完全不關我的事,我只是友情出演罷了,有問題找他。喔!對了,難得裝扮的那麼漂亮,下次可不要這麼快掀底牌啊!來,我幫你用回去吧。」

 

在李臨玥離開後,我才慢慢走回座位。聚會已經結束,人們也早已散去,而阿因則是站在座位上微笑著等已經換回普通男裝的我。

 


因為距離我們家只有幾條街的距離,所以我們兩肩並肩的慢慢走回家。我看著阿因他那晃著的手,像是被迷惑一樣的牽了上去,然後他也回握了我的手。

 

「阿因?」

「嗯?」

「可是我們是兄弟不是嗎?」

「對啊。但是小聿,你不覺得這樣更好嗎?」

「為什麼?」

 

阿因停下了腳步,帶者笑回頭看我:

 

「因為啊,比起戀人那種可能會生變的東西,我跟你可是不變的親人、兄弟,我們一定會永遠在一起,不會分離。」

 

啊啊,現在,一旁上的行人是怎麼看我們的呢?

一定是要好到令人稱羨的兄弟吧!我享受手上傳來的溫熱想著。

 

END

ゆき

=================================

我明明是ALL因黨的怎麼就嚕出這篇了呢?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