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的開始
灣家妹子,繁體文章請見諒
歡迎交流//

ゆき夕月

© ゆき夕月 | Powered by LOFTER

單戀30題-06.沉月之鑰-修范/暉范 製造肢體接觸

"暉侍,你天天跑來西方城,你的休閒都用管了喔?"


"沒事沒事的,范統我工作都做完了啦,最近還跟那爾西討論說要不要來設個外交官的職位讓我來做,就像你的世界的大使一樣啊,這樣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來東方城找你玩了呢。"


看著眼前一副遊手好閒的前任東方城的侍,現任西方城的魔法劍衛,一臉笑咪咪地跑來自己的工作崗位蹭著,現任代理侍(還正剛好是代理修葉蘭他的職位所以對方超級熟門熟路)表示十分的無言。


並不是說范統不喜歡他,而是因為這已經頻繁到幾乎每天都會在正午過後見到這人窩在自己的暉侍閣等著,就好像等著丈夫回來的新婚妻子一般......


呸呸呸,甚麼鬼新婚妻子,我一定是因為回去之後看言情小說看太多了才會有這種莫名其妙的比喻,頂多是要好的哥兒們好嗎?


"不好了啦暉侍,我很忙,我沒有一點點公文要看,你一邊玩來。"


"喔范統你有需要幫忙嗎?我可以幫你看公文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模仿你的簽名可像的哩!來來來,拿來我看看。"


修葉蘭說著說著就靠向范統身邊湊過去看他手中的公文。被他煩到看不太下公文的范統扒了扒頭髮想了下,決定從善如流地交出公文。


兩人一同工作必然比一人還有效率,原本滿滿公文的案桌頓時空曠不少。而且正值秋冬轉接之時,越來越冷的天氣也適合靠在一起取暖。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當范統看完手中最後一份公文想伸懶腰的時候,赫然發現自己竟坐在修葉蘭的懷中時對於遲鈍的自己震驚了不下數十秒,而後者只是淡定的帶著淺笑坐在後頭玩著他的髮辮。


"你你你在幹甚麼?你甚麼時候坐到後面去的?"


"欸?你又說正確了耶,幫你記一條。"


"我是震驚到都說對話了好嗎?所以不要岔開話題,你不覺得這樣坐太近了嗎?"


看著嚇到炸毛的范統,修葉蘭只是裝作沒發現他緋紅的臉頰,笑笑地起身拉起對方,說著肚子好餓我們快去吃飯等等不著邊際的話轉移范統的注意力。


我只是想多跟你在一起,用真實的手、真實的體溫來感受你,這件事可不能對你說白呢。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