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的開始
灣家妹子,繁體文章請見諒
歡迎交流//

ゆき夕月

© ゆき夕月 | Powered by LOFTER

特傳.很想很想你.哈漾


「夠了,不要再跟著我。」


恩......自從我講完這句話之後,他就真的再也沒出現了,是我說得太重了嗎?可是這樣的話我也不是第一次說啊,實在是因為最近真的越來越過分了嘛!


「......漾?」

就算是因為種族任務也不能這樣啊!這樣真的很過分嘛!

「漾漾?」突然一副黑框眼鏡湊近到我的眼前害我下了一大跳。

「哇啊!......甚麼嘛,原來是千冬歲啊?怎啦?」


千冬歲推了推閃著精光的眼鏡,恩,感覺有點不妙,這好像是他準備挖八卦的標準動作。

「沒什麼啊,只是你坐在餐廳的這一小時內,嘆氣嘆了15次,撐頭沉思了20分鐘,望著窗外發呆18分鐘,就連桌上的這些裝可可的馬克杯都混進一杯咖啡了,漾漾你啊一定在想著甚麼可以八卦的事對吧。」


你看看你看看這傢伙連疑問語氣都省了,你到底是想挖你親友蝦米八卦啦!

「呃哈哈哈哪哪有,我哪有八卦可挖哈哈,千冬歲你職業病又犯惹喔齁齁齁。」


哇喔千冬歲你笑得超邪惡啊,不要過來啊啊!

「哈哈對啊你動搖的樣子我八卦魂被激起的惹喔,身為你最好的大親友是不是要主動提供啊?」

「啊哈啊哈我哪有很動搖挖哈哈,你表過來表再過來了啦我甚麼都不會說啦!」


我說完就丟下傳送陣逃跑了,留下笑得無奈的千冬歲。

「你就老實承認你想他嘛。」這是被傳走前聽到的句子。


下意識來到的地方,是對我來說會很輕鬆的清園,同時也是離那人接近的聯研部入口。


愣了下後,自嘲的走向噴泉邊,我已經無意識來了多少次了呢?我還真是想念他啊!可能不知不覺中習慣了他的存在,開始覺得回頭就能看見他是習慣,覺得被人堵的時候有人率先清完跟我報告是正常。


「妖師,滾出這個地方!」看看,我竟然會覺得這般叫囂懷念,還真是被保護得太好了呢,我還期待著下一秒可以看見那黑色的背影擋在我的面前呢。


在一堆黑袍和紫袍的無良訓練下,即使是恍神也是能夠輕易地閃躲這些惡意又幼稚的攻擊。下意識的喚出米納斯,反手就放倒了後方接近的來襲者。


「可惡的妖師,你怎麼?!呃!」

「噗哈!你怎麼會這麼強?你不是都被那邪惡的夜妖精給護在後面的嗎?」

「馬的這是詐欺!果然是邪惡的黑色種族!」


不不不,我是真的很弱啊。


「不過比起你們這種偷偷摸摸偷襲別人還莫名亂扣帽子給別人的人渣,我還算是個認真的優等生吧。」


碰!碰碰碰!


「唉,所以這樣我才不喜歡自己動手,一直麻煩米納斯她又要白眼我這個主人了。」

看眼前一堆一堆的不明物體,深深感受到米納斯鄙視又無奈地將他們集中成一堆還有清洗場地,總算是還給清園一片寧靜整潔。


「主人,很想嗎?」

米納斯依舊是很自動的幻化成人形,悄悄地坐到我一旁,清園的精靈們也因為水氣加深而一一的湊近,一個個的不是戳戳我臉就是玩弄我這幾年漸蓄起的長髮。


「你說甚麼呢?」

「主人,很想他嗎?」

也一起玩我頭髮還綁起辮子的米納斯直奔主題,完全無視我的馬虎眼,溫柔但堅定地問著。


「……想啊。」

「怎麼剛剛雪野大人問起時不說呢?」

「我就是不想承認我想那個跟蹤狂嘛!明明就是個莫名其妙美其言是執行種族任務實質上卻是個跟蹤狂的傢伙,但是有的時候又很可靠的幫我很多忙,也會體貼地關照我的身體狀況,還會時不時做出一些讓人臉紅心跳的舉動,這種絕種好男人雖然有點殘念的那種,我才不想承認我想他啦,這樣就好像我輸了!就好像我已經不能沒有他了嘛!明明就只是幾天沒見而已。」

「人們常說,這其實就是種叫做喜歡的感情喔。」

「閉嘴啦,我才沒喜歡上他,現在還沒有啦!」

「主人,臉紅了喔。」

「別說了!」

「喔,對了,我感知到哈維恩大人在附近喔。」


聞言立刻把燙紅的臉從手中拔出來,慌張地四處探看。可惡的米納斯居然明知道事主在所以才套我話嗎?我不記得有把你交的這麼腹黑啊?然而四處都沒有那抹黑影的蹤跡,回頭一看卻是看好戲的笑臉,你居然騙我?

「我是說『剛剛』感知到哈維恩大人,我沒騙您啊。大概快到了吧。」


說完米納斯便幻化回石頭了,同時清園入口也傳來了動靜。是一身風塵僕僕的哈維恩。

哈維恩臉上有些許血痕,人有些急促但是卻還是放輕腳步的走進來,看到我的時候有些驚訝於和我的對視。


「抱歉打擾您了。」立馬的上前向我賠罪,但是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你難道不是就是因為我在這裡特地而來見我的嗎?」

「呃……是的,本來只是想遠遠看您的,沒想打擾您的。」

「不要在意,話說你這幾天去哪了啊?」

「是的,這幾天剛好有公會布置的任務所以遠行,因為接任務太急的因素,所以只能結束任務時才來向您陪沒有告知和沒有隨侍在側的罪。」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的?」

「因為這裡和您的屬性相合,您常常喜歡待在這裡,所以我任務結束都會來這裡。喔,不過我平常都是看著就回去回報任務了,沒想到這次卻打擾到您休息了。」

「都說不要在意了,我沒生氣啦。」


所以是匆匆結束任務就馬上來見我了嗎?這人,真的是……很會討人歡心呢。


「你這傷,趕快來去保健室治治啦。」

「這小傷不著急,不過,您好像有甚麼煩惱?不介意我可以幫忙解決。」

煩惱源就是你啦!這怎麼跟你說啊!

後來就打著太極的圓過去了,兩個人就這樣問問答答的走向保健室去了。


後來我偷偷看見了哈維恩去找尼祿不知道討教了甚麼,結果最近的互動儼然提升成了管家模式,無微不至的搞得我哭笑不得,不過,羞紅著臉縱容著他的我其實才是罪魁禍首吧。因為能看到我誇獎他時脹紅的耳角,總是最能讓我感受到愉悅的時刻啊。


END


========================================


ゆき


所以我在寫甚麼呢(哭笑

一切都是因為新一集的哈漾太萌所以我在看追妻傳說嗎?

小說主體是一如往常的好笑不是重點,但附錄小說根本是追妻實錄啊!!!

哈維恩你好樣的!!!你讓我對哈漾好感度瞬間攀升到跟冰漾同等級了啊!!!這對來吃主CP幹神好吃!!!冰炎你名字再不出現在書上漾漾都要被搶走了阿!!!(奔潰中<<<

在舊版就隱約可以聞到主僕CP可能性的味道了,沒想到新一集直接發糖……不這是發金塊然後我就被砸死(痛哭

所以就把這篇文撿起來打一打啦欸黑\O.</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