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的開始
灣家妹子,繁體文章請見諒
歡迎交流//

ゆき夕月

© ゆき夕月 | Powered by LOFTER

排球.你喜歡的.影日

你喜歡的(影日) 

CP:排球影日……吧?(為何疑問?有ALL的感覺神馬一定是錯覺
視角:第三人稱
清水甜

正文

下課鐘響,一如往常的社團時間,體育社團各個摩拳擦掌熱身準備練習,不論是操場或是體育館的氣氛都十分高漲熱血。
嗯,體育館非常熱血,有非常熱血的兩人在搶著第一個進體育館的「殊榮」,一位是圈內被叫做王樣的排球天才──影山飛雄,另一個則是體力超群有著最強的誘餌之稱──日向翔陽。
看著這兩個幼稚的傢伙,身為排球社社長,三年級的澤村大地表示非常不想承認這兩隻堵門口的笨蛋是自家社員。但看著有點變多的圍觀人潮,個性溫和的澤村終於受不了而上前阻止了。
「欸!你們兩個!到底是堵在門口做甚麼?」影山和日向聞聲轉頭,看見澤村邊面帶微笑編折著手指喀喀作響的步步向前,兩張爭得面紅耳赤的臉,瞬間慘白了起來。
「是影山這傢伙先惹我的,我一到門口他就堵著門不讓我進去。」
「日向!明明就是你吵說甚麼『耶!我是第一個到體育館的!影山這個大笨蛋又輸了哈哈哈!』這樣,我明明就比你先到啊白癡!居然還敢先告狀?」
「你亂講!明明是我先!」
「是我!」
眼看兩個笨蛋學弟又要不顧自己的吵了起來,澤村只好出口威脅:「影山、日向,你們兩個在吵不進去的話,我就罰你們暫停社團活動一周作為處罰。」
話還沒說完,兩個學弟已經非常感情好的魚貫進入體育館。只留澤村一人在外頭感嘆那兩人對排球的熱愛之心。
影山和日向以異常高的效率整理換衣,整齊劃一到看得一旁的月島和山口有些目瞪口呆,兩人同手同腳走向練習場的畫面,少年,月島螢覺得自己已經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了。
「喂!你們笨蛋二人組是怎麼了?怎麼今天異常搞笑?原來王樣也喜歡娛樂大家嗎?這樣還不夠塞牙縫啊,來個王樣式的頭頂球如何?」
「月島你!」
「怎麼啦王樣?我說的哪裡不對啊?腦子不好使的王樣,上次的期考好像分數不錯看嘛!」
月島調笑的嘴角和影山憤怒的黑臉形成體育館內劍拔弩張的氣氛,恰巧在暴風圈中心的山口和日向不由得被刮的頭皮發麻,不約而同地想著:啊,在搞下去真的不用練習了。互相對看了眼便開始行動。
「阿月!別這樣啦!」
「影山好了啦!我們去練球啦!」
恭喜體育館又恢復了和平,讓我們感謝山口和日向的努力!在一旁觀戰的澤村和晚來的菅原不約而同默默地聯想到小時候看過的美國卡通。
「好了好了,注意!」澤村拍了拍手走向前去,「不要再玩了,要開始練習囉!開始分組!」
「呼!」社團的成員們各個都累倒在地。
社團時間過得很快,大家都十分慶幸這點,當今天打輸的懲罰是跑校舍一圈再回來繼續打,累積輸的次數前五名要在週末跑全鎮三圈時,尤其是這麼想的。
在澤村的帶領下,全社浩浩蕩蕩走向烏養教練的雜貨店。一路上田中和西谷吵吵鬧鬧的,東峰想阻止他們卻被他們耍得團團轉,緣下和菅原被他們鬧得樂的不可開支,伴隨著澤村的怒吼,整團鬧哄哄的。
其中溫度略低的在於影山和月島之間,貌似從早上就嘔氣到現在,一旁的山口和日向表示壓力山大。
「好了好了振作點,今天的訓練大家都辛苦了,今天我請客。來,日向,今天你的表現不錯,你先領吧。」
「欸!日向,我這邊這個蘋果派多買的也給你好了,你今天真是辛苦了。」
「謝謝大地學長和菅原學長!」
看著被兩位學長餵食和摸頭的日向,一旁的月島則是在暗自取笑不遠處傳來的陰冷氣息。
「有些話和行為,不是用遷怒可以解決的喔,王樣。」調笑的話語輕輕柔柔的飄了過去。

隔天。

日向從一早就覺得鼻子癢癢的,心想:不會是快感冒了吧?感冒可就不能上場了!而多穿了幾件。
一如往常的上課下課,產生變數的,竟是下午鐘響前影山突然衝到日向班,說社團後要一起回家。影山這樣唐突的舉動著實嚇了日向一大跳。反使日向拼命回想是否最近做了甚麼惹他生氣的事?
社團時的影山也意外地顯得心不在焉,雖然沒有失誤,但居然把月島的嘲諷置之不理,嚇得一年級生們一大跳。反倒是高年級的學長們覺得這樣的模式令他們省心不少。
社團時間一結束,影山馬上就拉著日向走了,敏銳的菅原和月島立刻察覺到了甚麼,一個笑的越發開心,一個卻是完全笑不出來。
被拉著走的日向表示十分疑惑,他感覺得到影山並不生氣,但是他不知道為何今天覺得影山就是怪怪的。一句話「跟我走。」就把他拉走,一路上還都不說話,到底是要幹嘛啦?
走著走著,竟是來到昨天的雜貨店。「這裡等一下。」就把日向丟著進去了。
「是要幹嘛啦?影山!」
不久,看到影山走了出來,心情急躁的日向急忙走向前去想開始大叫,卻在看見影山手裡的東西禁住了聲。
「喂!日向,這些給你。」
「為……為甚麼給我這些?」日向真的愣住了,低頭看著手裡的包子──還是他唯一喜歡吃的筍乾肉包,應該沒什麼人知道的──和蘋果派問道。
「因為你喜歡啊,以後我會常買給你的,不要像昨天那樣一拿到就那樣傻笑。」
那樣是哪樣啦?說清楚啊影山!想著,但是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喔,謝謝。」日向不知道到底要不要抬頭,他覺得耳後好像有點熱。
「不……不用客氣啦,我們是夥伴嘛。」語畢,突然一隻大掌就覆上了日向的頭。日向突然抬起頭想看摸自己頭的影山的表情,結果只瞥到一眼影山就轉頭了。

微笑耶,該不會明天要世界末日了吧?

日向直到很久之後都不敢對影山說他在一見鍾情的時刻想了這麼失禮的話。

END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