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的開始
灣家妹子,繁體文章請見諒
歡迎交流//

ゆき夕月

© ゆき夕月 | Powered by LOFTER

青驅.你與我之間.雪燐


你與我之間


正文


拿出手上的鑰匙,目的地是兩人專屬住屋的正十字學園舊宿舍。

十幾年過去,這宿舍依舊佇立在正十字學園的一角,如同被遺忘的花園,對幾乎失去所有親人的兩人來說,逐漸成為教會以外的第二個家,尤其在教會剩下兩人之後,成為了唯一。

梅菲斯特不知是有意還是無心的,從他們倆入住以來就再也沒有其他住客,當然保守秘密也是重要因素,反正就是默許了兩人獨占正十字學園的一部分。

「明明是住了十幾年的地方,居然有點陌生呢,哈哈。」揹著俱利伽羅進門,迎面而來的清冷使其不由自主地發出了無奈的感想。

當兩人破例一同當上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龍騎士之時,巨大的工作量,讓兩人幾乎焦頭爛額分頭滿世界的驅魔,連相見一面的時間都微乎其微,更別說是好好地回家休息,嘆了口氣便前往兩人的房間。

話說回來自出生以來,幾乎沒有分開過的兩個人,從撒旦的力量覺醒開始便漸漸聚少離多,就算另一人也跟著覺醒,就算兩人確立了更加親密的關係,這種情況依舊沒有因此減少。

『力量越強大越身不由己,這是我們的命運啊,尼桑。』

在房門前頓時想起那人曾經在耳邊的細語以及伴隨而來旖旎緋紅的記憶,使得臉上悄悄爬上嫣紅。

「真的是......真是太想那傢伙了,明明就只是個混蛋眼鏡。」

「尼桑。」

在門關上的那一霎,那熟悉的觸感從後方抱了上來,令人安心的溫度,已經多久沒有感受到了呢?

「尼桑,這麼久不見,一回來就聽到你在說我壞話。」

用環上去的手掐了下腰間充分表達了語氣中的不滿,但聞著仍清晰的煙硝味以及刻意隱藏起的疲態,燐無奈地笑了出來。

兩人其實也累得直不起身,便以這環抱的姿勢靠著門板坐了下來。燐放鬆地躺入雪男懷中,感受這個雙子弟弟比自身更加寬大的臂彎。

「雪男你怎麼回來了?我記得你的工作應該還有三天?」

「為了在今天跟尼桑一起休假啊。」

「今天?喔,中秋啊?」

「我們已經忙到連七夕都沒過了,中秋難得有機會,所以我就趕工了下。」

轉頭看著那閉目養神的弟弟,手輕撫上疲憊的臉,微笑說著。

「七夕還好吧,我倒覺得中秋更適合我們。」

「嗯?」

雪男難得露出疑惑的表情看向懷中笑的一臉愉悅的哥哥。

「與其當一年一度的情侶,永生永世的團圓總覺得更適合我們,不是嗎?」

雪男聞言也跟著笑了出來。

「對,說的也是。我們怎麼能和世俗短暫的戀人相比呢?」


皎潔的月光下,由那交纏的尾巴說明了兩人能永世陪伴相依的證明。


END


\碎碎念TIME/

晚來的中秋賀文///祝大家中秋快樂~

聽說好多人都去看YGO社長暗表修羅場了好羨慕喔(說人話

其實我本來想寫20字CP推廣大總匯的(住手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