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的開始
灣家妹子,繁體文章請見諒
歡迎交流//

ゆき夕月

© ゆき夕月 | Powered by LOFTER

單戀30題-10.Batfam-BruceDick 夢見和你在一起

10.Batfam-BruceDick 夢見和你在一起


迪克性轉有>瑞秋.瑪莉.格雷森

私設有

設定可以參考這篇>DC蝙蝠家性轉三姊妹

相關前文>單戀30題-13.Batfam-BruceDick 一不小心想太多


正文


「你是格雷森家族的珍寶。」

「你是我們最重要的寶貝。」

約翰和瑪莉常常不約而同地對著年幼的瑞秋說著,身為著名的「飛翔的格雷森」之中的一員,早就習慣四方投射過來的讚美以及愛慕的眼光,瑞秋從小就是在這樣充滿愛的環境下成長。

直到那悲慘的意外之前。

不過也因此遇到了布魯斯。

這不是瑞秋第一次見到布魯斯。早在巡迴的旅途中,就已經聽聞這個在自己家鄉十分出名的年輕的億萬富翁。帥氣、風流倜儻,身家介紹上各種被細數的博士學位及訪談,充分表現這帥氣的黃金單身漢也富含了不俗的學識。年輕的小女孩常常在想這人明明聰明絕頂卻有這麼多到詭異的花邊新聞是一件奇怪的事,不過這不妨礙瑞秋把這位大名人記在心裡的角落。

布魯斯提出要收養自己的時候,瑞秋著實嚇了一大跳,還不合時宜的想起以前看過的雜誌上的花花報導。結果正想該如何回絕,馬上就被那人的開場白笑到給打消了防備心。

「理查德,你的遭遇讓我感到十分痛心,讓我想起我小時候也有相似的遭遇,你願意讓我收養你,讓我們一起生活嗎,小男孩?」

「......哈哈哈!」

「怎......怎麼了?我說了甚麼奇怪的話嗎?」

「布魯斯老爺,我明白你對瑞秋『小姐』的遭遇動之以情,不過還是容我建議你,收養孩子其實還是需要嚴謹一點的,首先應該要從對方的性別開始瞭解起。」

「欸?理查德你!原來你是個女孩子嗎?可是你在表演的時候靈活帥氣得像個男孩!」

「韋恩先生,你的管家說的沒錯,我的名字是瑞秋.瑪莉.格雷森,我的確是個女孩,你這樣還願意收養我嗎?」

「我本來就不是因為你的性別才這樣說的,尤其你身為一個女孩就能做到其他普通男孩做不到的事,以你的聰明才能我相信更需要我的幫助,我相信我們可以成為好朋友的,叫我布魯斯吧,這是我的管家阿爾弗雷德。」

經過這略為好笑的相識過程,瑞秋明白了這位人稱哥譚寶貝的花花公子,其實是個用外表光鮮包裝自己的真誠的人,在女孩心中及未來從此佔據了一席之地。

收養之後的日子,兩人漸漸相熟如同真正的家人一樣親密,和阿福的互動也從主僕式的模式變成無隔閡的相處,瑞秋很適應在韋恩家的生活。

當然是表面上。

瑞秋雖然年紀尚輕,但也已經是一位可以獨當一面的藝人,當然明白身為一個藝人隱藏自己真正的情緒是一項必備的能力。

雖然不是有意隱藏自己的情緒,但是看到布魯斯和阿福對自己這麼好的樣子,就下意識地把自己真實的痛苦深埋於腦海深處。不想讓他們擔心,不想讓布魯斯愧疚,這是每每瑞秋被噩夢驚醒的第一個想法。然而一直積壓的壓力總會有爆發的時候,就是在那天,開始了奇妙的約定。

「如果......我之後做了惡夢,可以跟你一起睡嗎?」

「可以。」

被厚實有利的手臂環抱著,本來滴著淚的眼眶又再次蓄集起了眼淚。

那天早上,瑞秋揉著微腫的眼睛,看向將自己環抱緊實的布魯斯,很溫暖,很想哭,不過這次是喜極而泣。大概是這個時期明白的,對那人溫柔的作為,產生了不能言說的戀慕之心。

後來,一次小意外,讓瑞秋發現了書房的入口,瞭解到了蝙蝠的秘密,無奈以及突如其來的想法出現,瑞秋表示希望當自己的助手。通過布魯斯的層層考驗與測試,瑞秋得到了蝙蝠俠的認可,答應布魯斯對自己必須女扮男裝的要求,取名羅賓,兩人展開了被人們稱呼為活力雙雄的英雄日子。


當然不只這樣。


從小就明白自己魅力的瑞秋,在學校當然也是風雲人物,不過早早有了戀慕對象的瑞秋只覺得學校那群前仆後繼過來的東西十分煩躁,後來發現男裝的自己以及羅賓的身手能有效的嚇阻追求者,便慢慢的影響自己的日常穿著,上了初中甚至不太有人記得她真正的性別,得到了個迪克這男性化的小名。

還記得當初因為對女裝的低興趣,所以拒絕了阿福送來的公主風睡衣時阿福難得一見的失落表情,讓瑞秋也難得有些許機會調笑一下阿福。

俗話說的好,喜歡一個人就會想一直待在那人的身邊。瑞秋抓緊著那個一起睡的約定,讓這個約定漸漸變成了習慣。兩人夜巡完梳洗後,一起睡在布魯斯房間也漸漸成了常態,起床時是相擁的姿態也不是甚麼奇怪的狀況。

聰明的瑞秋本來覺得這樣親密接觸是可以一直下去的,卻不想有被拒絕的一天。

那天晚上,連瑞秋都可以明顯看出布魯斯神情的不對勁,當他告知自己身體不適不希望傳染給自己所以把瑞秋勸回自己許久沒正常使用的床鋪時,第一次做了個奇怪的夢。

夢中的自己比現在的年紀更大些,像是那些布魯斯帶回來的「誹聞對象」,高挑、身材凹凸有致,那個背對的自己是光裸的,被人親吻著,從撫在臉上的手看過去,是健壯但充滿傷疤的光裸男人,當瑞秋想更接近看那人的臉時,卻突然像是被黑幫的混混拿棍棒狂歐一般痛到暈了過去,然後夢醒了,瑞秋看向有些陌生的床舖上那大片的污漬,嚇到又暈了過去。

在阿福的教育過後加上結合學校學過的知識,明白那是成長的象徵,也因為技術的發達在短短幾天科普了不少知識,這讓單獨一人的瑞秋晚間的夢豐富旖旎了不少,反倒造成了興奮到睡不著的情況卻更多。

「瑞秋,你怎麼黑眼圈這麼重?怎麼了嗎?」

難得是兩人共進早餐的時間,布魯斯突如其來的問話讓瑞秋險些將手中的刀叉抖掉。

我總不能說因為這幾天月經來不舒服壓力大所以看不少O片來腦補你然後興奮的睡不著覺吧?

「喔,沒什麼啦布魯斯,只是習慣跟你一起睡,自己睡反而常常做惡夢睡不太好。不過你這幾天感冒跟你睡也不好,只好忍耐一下了。哈啊!」

「咳,再兩天應該就沒事了,恩,你......你還是可以來跟我......恩,睡?」

「真的嗎?那明天是周休你不用上班對吧?我們夜巡回來我就搬枕頭過去,明天就睡晚一點吧!好嗎阿福?」

馬上把頭轉向阿福,希望布魯斯不要從我臉上看出太過的期待。

「瑞秋小姐,既然這幾天不太好睡就趁著周休多睡一些我想應該也是可以允許的,相信布魯斯老爺也會同意的,需要晚上睡前準備些有益睡眠的熱牛奶嗎?」

「哇,阿福你真好,我要我要,我還要加些上次買的蜂蜜。」

大概明白布魯斯對自己縱容的程度,瑞秋打定了主意,要在這繼續可以合理同床的未來中,繼續自己身體接觸的千秋大業。


END

====================

恩,本來要當1122夫婦節的(ry

我覺得我,好像不小心,把老爺寫得太弱氣了(??????

瑞秋妹子可是抱持著要把自己養父的決心呢(????

好吧我也不知道我在寫甚麼(躺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