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的開始
灣家妹子,繁體文章請見諒
歡迎交流//

ゆき夕月

© ゆき夕月 | Powered by LOFTER

J禁.你的存在.ALL智

J禁.你的存在 

現實向 
自設有 
日常感有 

正文 

Side 松本 潤 

那個比自己瘦小的年長男人正側躺在樂屋的沙發上,漂亮的手指有些猶疑的拿著手機不知道在按些甚麼。 
「吶,利達,你在幹嘛啊?」 
「喔,是松潤啊,我在物色下次釣魚的魚場。」 
完全不意外的答案。憤恨的冷哼了聲,把自己甩坐在那人的旁邊,差點把大野智震下沙發。 
松本潤常常在想這個團裡最淡漠的男人為甚麼可以這麼沉迷釣魚這樣無聊的事,還常常把自己曬得像焦炭一樣黑,被經紀公司罵都不在意的,你還記得你是偶像嗎?雖然近期因為演唱會跟拍攝電影把自己給自己禁足了,但還是戀戀不忘的看著釣魚資訊。 
大野因為松本大動作的坐下震得險些晃下沙發,再遲鈍也清楚隔壁末子醋意,漠然的臉看向隔壁帥氣的濃顏,把自己喬了個舒服的坐姿靠了過去,是剛好可以窩在對方懷裡的姿勢。 
感受到散發著熱氣的腦袋,松本剛升起的怒氣瞬間消散,有些緊張的把手貼上那人柔軟的雙頰,確認了下應該只是因為想睡的熱氣後才鬆了口氣。這樣慌了心神的小動作反倒引起了大野fufu的軟綿綿笑聲。 
「怎麼?以為我感冒嗎?」 
「大野桑,你的身體也只比nino好一點了,這陣子可以的話能休息就休息吧,暫時放下釣魚的事情啦。」 
「我這不就是在休息了嗎?在松潤涼涼的懷裡很舒服很好睡呢,fufufu。」 
這個人,真的是,讓人很沒有辦法呢。松本認命地把人環好,看著那人帶著微笑入睡。 

Side 二宮和也 

一進樂屋,就看到這一長一末窩在一起(嚴格來說是小隻的那個被大隻的當枕頭),二宮和也大大表示一臉關愛的想著,就是有你這麼寵的。 
「J,大叔又怎麼了?」 
「是nino啊,好像是太累了吧,有點發熱。」 
不著聲色得有些快步靠近,把人輕輕的靠上自己,在手要覆上大野的臉頰時,在松本看不到的角度,得到的那人的暗示。 
「啊,這只是平常的嬰兒熱啦,大叔常常都寧可犧牲睡眠時間去偷看釣魚資訊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好了大叔這裡我會注意的,潤下一個的順序是你快去準備吧。」 
微笑把松本送走後,裝睡的那人就開始對人毛手毛腳了。 
「幹嘛不說?要去看醫生嗎?」 
「潤還有巡迴的事要煩啊,這件事就不用加上去了,反正真的只是睡眠不足而已。」 
「這話騙騙愛拔或潤還可能,你以為我窩在你身邊多久了?更別提翔醬了......啊,難怪,今天的順序翔醬是最後來是吧,陰險啊大叔。」 
「希望撐到下午吧,睡這麼久應該可以退燒了。」 
粉絲們都說利達跟愛拔是天然組甚麼的,真想讓他們看看這人現在抱著病還可以狡詐的眨著眼的樣子。 
「快睡啦,等等愛拔來我看你還怎麼睡。」 
裝腔作勢的把手舉起要捶下的樣子,大野立刻裝乖似的閉眼,安分地窩在二宮的腿上。 
都說是裝睡的當然還是能感覺到,閉眼後那人比自己柔軟的手玩弄自己髮尾的樣子。 
「年紀都一大把了,不要讓人這麼操心啊,笨蛋利達。」 
「恩。」 

Side 相葉雅紀 

「大家ㄗ!(おはよ!)......欸?」「噓!」 
相葉雅紀正要一如往常的大力開門,大力道早的時候,馬上被面對著門的二宮給喝斥了,低頭一看才發現親愛的利達正熟睡在自己竹馬的大腿上。 
「吶吶,大醬在睡覺?」 
「看就知道了吧,愛拔嘎。」 
二宮看著躡手躡腳靠過來的相葉,那動作又大又滑稽的樣子簡直就像是隻大猴子,正想笑一下就被腿上那人冷不防地掐了下臀部側邊的肉,笑聲到嘴邊頓時變成吃痛聲。 
「nino怎麼了?」 
「沒!事!」 
聽到相葉一臉天然的笑著對自己說nino真怪然後蹲在自己跟前看人,二宮大大表示真是有苦難言,這個天然黑又想要幹嘛? 
相葉自以為靜悄悄地沒有打擾到大野的睡眠。乖乖蹲在大野跟前,沒兩下就像是無聊了,便開始抬手戳戳眼前長自己兩歲的大哥的包子臉。 
「吶吶,nino,大醬好像又變可愛了?」 
「哈啊?你又在講甚麼?」 
「是不是因為最近沒空去釣魚所以變白的關係啊?不過好像瘦了不少耶,沒這麼肉了。這樣不好,晚點我的部分已經結束了,我來去買點東西好了?啊對了還有翔醬跟潤,算了晚點再說好了。」 
「愛拔,你是不是忘記人家還在睡覺,這麼聒噪,閉嘴好嗎?」 
「放心啦,我有抓音量,之前這樣的音量剛好的。利達睡覺的樣子真的好好看啊。啊,平常的樣子也很漂亮,就是黑了點。」 
聞言,二宮在相葉看不到的死角掐了一下腿上那人的側腰。 
知道再裝就會持續被攻擊,大野緩緩坐起身,假裝剛睡醒的樣子伸了伸懶腰。 
「おはよう,愛拔醬。」 
「おはよう,利達。」 
相葉順手的接過討抱抱的大野。 

Side 櫻井 翔 

在結束上個工作之後,匆匆趕到錄音室的櫻井翔剛好跟要趕下個行程的松本遇到。看到風塵僕僕的櫻井,雖然自己也不是太多時間,想了一下還是決定把人攔下說個。 
櫻井難得沒太多出錯的快速結束現階段的錄音,推開樂屋就看到這樣的場景。大野很放鬆的坐在相葉的懷裡,二宮則是拿著遊戲機靠在相葉的旁邊,三人有一搭沒一搭的看電視聊天,跟平常沒有很大的差別,就是那人比平常更加無力低沉的聲音讓櫻井不著聲色的挑了個眉。 
「呦,你們怎麼窩在一起啊?大家都沒事了嗎?」 
「是翔醬!」 
「是翔君!」 
「呦。」 
打完招呼,櫻井也跟著窩了過去,坐到相葉的另一側,果不其然的聽到隔壁兩人騷動的聲音,然後伴隨著相葉有些不滿的哀號正面撲來了個人肉砲彈。借著傳來的體溫,稍稍驗證了自己的想法。 
「啊啊,利達!又拋下我去找翔醬了!」 
「沒辦法,因為翔君比較好抱啊。還有愛拔醬你跟nino也是不多要去下個行程了吧?」 
二宮一臉鄙視的把還在哀號的相葉給拖走,原本吵吵鬧鬧的樂屋頓時冷清了起來。 
大野縮在人的頸窩,把從二宮一關上門之後就散發出來的怒氣給感受的一清二楚。打著反正你不問我就裝死的模式,兩個人保持這個曖昧的姿勢,就這樣沉默一陣子。 
直到櫻井受不了,才放鬆精神,把環抱在那人腰上的手移到他柔軟的頭髮,表達示弱。 
「尼桑,我這麼不可靠嗎?怎麼感冒了這種事還要瞞我?」 
「就是怕你又忙還要分神擔心我,所以才不說的啊。」 
「你明明都明白我們都會無條件擔心你的,你明明都知道不可能瞞過我們......」 
「獨立是一回事,撒嬌是另外一回事呀。」 
聽著那人獨特的軟綿笑聲,櫻井放棄申辯。 
「尼桑,你怎麼就這麼惡趣味呢?」 
「你們就喜歡這樣的我不是嗎?」 
聞言,櫻井無奈又寵溺的眼睛映照出大野放大並帶著狡詐笑意的臉。 
「我也最喜歡這樣愛我的你們。」 

Side 大野 智 

潤,有種媽媽的包容感,完全就是個溺愛小孩的家長。 
nino,雖然有張小惡魔嘴巴,但是心軟的跟豆腐一樣。 
愛拔醬,天然的個性跟對小動物的保護欲總是特別治癒我。 
翔君,只對我展現的幼稚跟無心展露的佔有慾。 
在嵐這個家庭裡,他們是多可愛的弟弟們啊。 
被這四個優秀的男人愛著的我是多麼幸運。 
該怎麼讓我最愛的弟弟們持續愛著我,大概就是我最大的煩惱了吧。 

END

拖稿狂魔就是我啦(笑哭 
為什麼應該在26號寫完的生賀可以被我拖這麼久呢( 
團愛向......大概偏山吧? 
反正就是愛小大就是愛利達(滾動 
\大野桑,36歲生日快樂/ 
話說其實我想寫肉的(閉嘴

评论(5)
热度(87)